张昌
义阳(今河南新野)人,出身于汉化了的蛮族。武力过人,好论攻战,年轻时曾为平氏县吏,永宁元年(301),在李特起义的鼓舞下,张昌纠合徒党数千人。晋王朝为镇压李特起义,在荆州强征“壬午兵”(因壬午日发布诏书而得名),调发荆州“武勇”,开赴益州。荆州百姓本不愿背井离乡远戍益州,加以张昌乘机鼓动,坚决不肯应征。诏书催遣严急,凡被征之人在所经郡县界内停留五日者,郡县长官撤职。这些武勇到处受到驱逐,走投无路,纷纷屯聚反抗。张昌改名李辰,于太安二年(303)五月在安陆北面的石岩山起义。各地不愿远征的丁壮和就食江夏(今湖北云梦) 的饥民,都踊跃参加。义军首先攻克江夏郡,又大败司马歆派来镇压的大军,立原山都(今湖北谷城东南)县吏丘沈为天子,更名刘尼,冒充汉朝后代。张昌以相国掌实权,其兄弟皆领兵。江汉人民纷纷响应,旬月之间,众至三万。义军头著绛色巾,上插羽毛,作战非常勇敢,分四路进攻。一路黄林率两万人向豫州进发,继而东下,破武昌(今湖北鄂城),斩太守。一路张昌亲率大军西攻宛(今河南南阳),败豫州刺史军,并于樊城一战斩司马歆,直逼襄阳。一路别帅石冰东破江、扬二州。临淮(今江苏盱眙东北)人封云起兵响应,占领徐州。一路陈贞等南破长沙、湘东、零陵、武陵诸郡(今湖南境内)。这样,义军迅速占领了长江中下游的荆、江、徐、扬、豫五州的大部分地区,多以下层人民担任州郡牧守。

人物生平

张昌年轻时在平氏县担任县吏,武力过人,喜欢议论攻战谋略,同伴们全都嘲笑他。

太安二年(303年),当时李流侵犯蜀地,张昌潜逃半年,聚集数千人,盗窃得到旗帜仪仗,谎称自己接受朝廷的命令,招募兵士讨伐李流。正逢荆州根据朝廷颁布的壬午诏书,征发武士乡勇到益州讨伐李流,号称壬午兵。自从天下战乱,占卜人说当有帝王在江东兴起,因此此次征调,百姓都不愿意西征,张昌的党羽于是欺骗迷惑百姓,使得百姓都不肯前去。但诏书的催促严厉急迫,在经过的一个地方耽搁五天,该地的二千石官员就要罢免官职,因此郡县负责官员都亲自出去驱逐催促,这些被征发的人辗转行军没有多远,便聚合又成为新的强盗群体。当时江夏郡粮食大丰收,百姓到此求生的有几千人。

张昌因此欺骗迷惑百姓,自己改换姓名为李辰,在距离江夏郡治所八十里的安陆县石岩山屯聚,招募百姓,各方流民和逃避戍守劳役的人大多前来投靠张昌。江夏太守弓钦派兵讨伐张昌,但多次战败没有成功。张昌的徒众日益增多,便进攻江夏治所。弓钦出战,被张昌打的大败,于是带着家人南逃沔口。镇南大将军、新野王司马歆派遣骑兵都督靳满在随郡以西讨伐张昌,两军大战,结果靳满战败逃走,张昌获得官军的器械,于是占据江夏郡,拥有府库。张昌制造煽动人心的谣言说:“该有圣人出现为百姓作主。”

张昌招得山都县小官吏丘沈,将他改名为刘尼,假托说是汉朝皇室的后代,尊奉为天子,说:“这就是圣人。”并设置百官,张昌自封为相国,他的哥哥张味为车骑将军,弟弟张放为广武将军,各自带兵。在山岩中建筑宫殿,又伪造凤凰、玉玺等祥瑞吉兆,立年号为神凤。郊祀礼仪、服装颜色装饰,全都按照汉代过去的程式。有不接受招募的人,就对他处以灭族的惩罚,士绅百姓没有谁敢不服从。又散布流言说:“长江、淮水以南地区都发生反叛,官军大规模进发,将要把他们全部诛杀。”百姓们互相煽动,人们的心情都很惶惑惊恐。长江、沔水地区都起兵响应张昌,一月之间聚众达三万,士卒都戴深红色的帽子,用马尾当作须髯。朝廷下诏书派监军华宏讨伐张昌,结果华宏在障山被张昌打败。当时,江夏、义阳士庶大都追随,惟有江夏旧姓江安县令王伛、秀才吕蕤不肯随从。张昌以三公之位征召他们,王伛、吕蕤悄悄地带着家室北逃汝南,投奔豫州刺史刘乔。乡人期思县令李权、常安县令吴凤、孝廉吴畅纠合正义之士,得到五百多家,追随王伛等,不肯参与张昌谋逆之事。

新野王司马歆向朝廷上书,陈述形势,请求各军分三路救援。朝廷让屯骑校尉刘乔任豫州刺史,宁朔将军刘弘任荆州刺史。又诏令河间王司马颙派雍州刺史刘沈带领一万州兵,加上在西府征发的五千人从蓝田关出兵讨伐张昌。司马颙不听从诏令,刘沈自己带领州兵到蓝田,但司马颙强行剥夺了他的部众。于是刘乔在汝南屯兵,刘弘和前将军赵骧、平南将军羊伊援在宛地屯兵。张昌派他的部将黄林为大都督,率领两万人向豫州进军,前锋李宫要抢掠汝水两岸的居民,刘乔命将军李杨迎击,大败黄林军。黄林等向东攻打弋阳,弋阳太守梁桓据城固守。张昌又派将领马武攻陷武昌,杀害武昌太守,张昌把郡中兵众安置在自己麾下。西攻宛城,大败赵骧,并杀害羊伊。继而进攻襄阳,杀害新野王司马歆。七月,张昌党羽石冰进犯扬州,打败扬州刺史陈徽,扬州各属郡全部陷落。石冰又攻陷江州,属将陈贞攻打武陵、零陵、豫章、武昌、长沙,全部攻陷,临淮人封云也起兵进犯徐州来响应石冰。于是荆、江、徐、扬、豫等五个州的辖境,大多被张昌占据。张昌重新派设州牧郡守等地方长官,这些人都是行凶盗窃之类的小人,没有禁令法度,专门以抢劫掠夺为职业,使得人心渐渐离散。

同年,朝廷诏令以宁朔将军、领南蛮校尉刘弘镇守宛城,刘弘派遣司马陶侃、参军蒯桓、皮初等率领军队在竟陵攻打张昌,刘乔又派将军李杨、督护尹奉集中军队进攻江夏。陶侃等与张昌苦战许多天,最终大败张昌军,前后斩杀几万人,张昌逃窜到下俊山,他的部众全部投降。第二年秋天,擒获张昌,将其斩首,并把他的首级传送到京师,同党全被诛灭三族。

历史评价

房玄龄等《晋书》:①“武力过人”[1]②“好论攻战”[1]③“张昌等或鸱张淮浦,或蚁聚荆衡,招乌合之凶徒,逞豺狼之贪暴,凭陵险隘,倔强江湖,未淹岁稔,咸至诛戮,实自取之,非为不幸。